杜一力:旅游业走出危机,再次繁荣的路径到底是什么?
劲评论 杜一力 2020-09-07 09:28:12
  金句分享
  
  ●疫情具有不定性,所以旅游的复苏必须是渐进的过程,必须是分时段、分区域、有差异化的重启。
  
  ●具有远见的各级政府正在借此化危为机,解决旅游业长期的结构性的问题。
  
  ●旅游业是反对逆全球化的重要力量。
  
  ●对于世界旅游业来说,在前所未有的困难条件下,形成国家、城市、目的地政府、企业和游客的共识,建立新的共担、共享的旅游合作机制,这是世界旅游业走出危机,再次繁荣的确定路径。
  
  国家层面
  
  国家层面的应对是旅游业恢复和复苏的前提和基础,各国普遍采取了积极干预的措施,其中对旅游业有决定性影响的是两个方面的决策:
  
  1、帮助行业维持运营,也就是救急、救困这方面的措施。
  
  2、平衡经济重启和疫情防控方面的措施。
  
  对于大家采取的积极干预措施,虽然很多都是普适性的措施,是一揽子刺激计划,但是旅游企业、旅游行业,在其中得到了很大的帮助。比如美国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比如中国的减税免税,各种综合性的措施。
  
  各国还有很多自己的灵活措施。
  
  阿根廷建立了一项紧急救援的项目,帮助旅游业发工资;中国退还了旅行社质量保证金;西班牙为航空公司减税……天灾面前各国政府都在尽力而为。
  
  但是在平衡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这样一个重大决策上,各国应该是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验,也都在寻求一种平衡,比如说美国在5月份经济重启之后,病例飙升,又重新延后了重启方案;新加坡已经放松了管制,由于第二波疫情的压力,又重新实施回限制措施;中国5月份重新开放,因为6月北京等地的局部疫情,又实施了局部的交通和流动的限制。
  
  就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过程中,各国政府认识到,解除旅行限制,要对重启带来的挑战,要有更多准备。延迟重启可能会加大旅游行业的损失,但是如果操之过急,会欲速不达,会给旅游业和经济的长远发展带来一些深刻的影响。
  
  在行业恢复的第二个阶段,各国大多采取了四方面的措施,有一些共性。
  
  第一个方面,各国复苏都是逐步的、差异化的。疫情具有不确定性,所以旅游的复苏必须是渐进的过程,必须是分时段、分区域、有差异化的重启。有些国家有一些经济部门在第一个阶段就重启,比如美国餐馆业是在第一个阶段重启,其他的旅行活动在后面的阶段才能重启;中国是分区域、分时段,5月份开放了区域内旅游,7月中旬开放跨省旅游,国际旅行现在还在恢复和等待之中。
  
  旅游业的各行业在疫情之后的恢复是有规律的,应该是从餐馆业到酒店业,然后是航空业,所以建议各国政府考虑这个趋势,给不同的行业以有针对性的支持。
  
  第二个方面,确保旅行安全。各国政府制订新的安全标准和流程中,更多的和私营部门,和企业,和旅游业DMO组织合作,同时也建议DMO组织和旅游业的行业协会,积极地参与新的安全机制的建设,建立新的安全信任,所以WTTC发布了新的全球旅行安全的全球协议,美国的旅行业协会发布了新常态下旅行的技术导则,还有阿根廷、摩洛哥,西班牙,各国都发布了很多新的旅游安全协议。其中西班牙发布了17份指导文件,并且把他们20多年来提升旅游质量的机制运用到安全机制上,通过颁发安全旅游证书的形式,使所有的流程能够得到落实。
  
  第三个方面,大家都在积极地刺激旅行需求,各个城市都在做很多的工作,“芬兰旅游的100条理由”、摩洛哥的“再见摩洛哥行动”。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国际旅行方面,有很多疫情管理相似的国家,正在尝试通过开放旅行“长廊”或“泡泡(Travel Bubble)”(OECD,2020),用这种点对点的方式来发展国际旅游的重启。
  
  第四个方面,关于旅游业的变革,反思旅游业的变革,课题组总结了很多经验,其中有三句话要说。
  
  1、具有远见的各级政府正在借此化危为机,解决旅游业长期的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游客过多,比如说环境受阻。
  
  2、促进旅游创新。各国都希望旅游业恢复之后,不是简单的恢复,而是进步和提升,所以大家鼓励新的业务模式,鼓励数字化,鼓励相互联系,鼓励中小企业创新。
  
  3、大家都特别希望关注国际社会交流、交往的秩序和稳定。
  
  旅游业是从切身体验中认识到没有社会交往,没有安全健康,没有人身安全,就没有旅游。所以,旅游业希望加强国际合作,加强地区交流,刺激旅游消费,推动旅游业变革,因此说旅游业是促进国民经济恢复的重要力量,也是反对逆全球化的重要力量。
  
  城市层面
  
  城市是旅游业应对和复苏的节点和关键,在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过程中,城市做了三方面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对城市给予最大压力的是解决就业问题,因为旅游城市,旅游业占GDP的比重都比较高,巴塞罗那是18%,卡萨布兰卡是15%,北京是11.5%,洛杉矶是5%,正因为旅游业比重高,这次的压力失业裁员问题就比较严重。所以,城市当局和DMO组织积极协调各种政策,同时寻找机会帮助旅游企业解脱危机。
  
  比如说,用协调企业的接待能力去支持医疗需求,缓解企业的压力。同时,必须依靠政府,依靠社会,依靠跨部门合作,像巴塞罗那的经济协调响应中心,北京8个专项工作组,在这些协作机制中,DMO组织,一要代表旅游企业发声,二要协调各种资源,三要争取政府的支持,四要团结行业共同自救。
  
  在行业恢复的第二阶段,城市也是做了四方面工作,有很多的举措是城市这一个层面最容易落实,最有利于落地的。比如说技术创新,比如说刺激消费,洛杉矶给消费者直接发放补贴,巴塞罗那、卡萨布兰卡,按照企业大小、用工规模,给企业以补贴。北京对餐馆、酒店,直接给予消费额的30%的补助,直接打在供应商的账户里。
  
  行业层面
  
  企业是经济恢复的动力和引擎,这一次在应对危机和行业复苏中,旅游行业经受了考验,主要的旅游企业,各国的企业都经受了考验,可以用三句话来说说我们观察到的对旅游企业的认识。
  
  第一句话,和游客一起分担损失。当大量的退单潮席卷而来的时候,企业免费为游客退单、退款。
  
  第二句话,和员工一起共渡患难。像阿拉斯加航空、万豪国际、携程,他们的管理层自愿降薪,自愿弃薪,困厄共担。
  
  第三句话,承担社会责任,特别是酒店行业,为抗击疫情出钱、出力、出人。
  
  现在我们正在进入疫情和市场重启并行的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全行业的目标只有一个,重建市场,有很多方面已经开始了提升和进步,归纳起来就是五个方面:
  
  1、基于移动终端,我们的支付系统、运营系统更加便捷完善。
  
  2、自助服务终端,机器人、智能终端在服务场景中常态化运转。
  
  3、线上线下的旅游服务无缝对接,加快对接。
  
  4、立体的媒介为旅游游客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5、旅游大数据为各级政府增强服务能力提供了参考。
  
  最后,用两句话来总结。
  
  第一句话,旅游企业能够在战胜疫情中和市场伙伴相濡以沫,构建共同的市场利益共同体,这是旅游行业抗击疫情走向成熟的表现。
  
  第二句话,对于世界旅游业来说,在前所未有的困难条件下,形成国家、城市、目的地政府、企业和游客的共识,建立新的共担、共享的旅游合作机制,这是世界旅游业走出危机,再次繁荣的确定路径。
  
  (本文编辑整理自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杜一力发布《新冠肺炎疫情下世界旅游业的恢复与发展报告》时的现场演讲)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热 门

网站地图 永利010.net 必威娱乐登录平台 凯撒皇宫DG视讯
申博138备用网址 太阳城官方开户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游戏官网
美梅官网直营网 金多宝彩票江西11选5 华克山庄线上娱乐 91y捕鱼攻略
全球第一体育必威 马可波罗香港体育彩 江苏快3和值代理最占成 时时彩后三代理最占成
金牛国际BG视讯厅 上海11选5啊彩网 ylg9099永利 优博平台BBIN电子游艺
XSB687.COM 800xsb.com 33sbmsc.com 729sun.com 122TGP.COM
578DC.COM 883XTD.COM 222xsb.com 11TGP.COM XSB587.COM
55TGP.COM 81ib.com 528XTD.COM 157PT.COM 701SUN.COM
414sun.com S618Z.COM 132psb.com dx138.com S618Y.COM